您所在的位置:悉尼fc对上海申花 > 未解之謎 > 歷史未解之謎 > 三讓徐州故事的主人公是誰

川崎前锋vs悉尼fc2019:三讓徐州故事的主人公是誰

悉尼fc对上海申花 www.gwmdya.com.cn 閱讀量:統計中... 【來源】://www.gwmdya.com.cn

(ufo110線索網www.gwmdya.com.cn訊:)

三讓徐州的主人公是徐州刺史陶謙,初平三年(192年),曹操因鎮壓青州(治今山東淄博市東北臨淄鎮北)黃巾軍,率軍進入充州(治今山東金鄉縣西北),自領充州牧。曹操占領充州后,第二年便派人去瑯邪(今山東諸城縣)接他父親曹篙與他同住。不料,途經徐州(治今山東鄭城)時被徐州牧陶謙的部下殺死,掠其財物。

三讓徐州故事背景

  曹操遷怒于陶謙,便發兵攻打徐州,接連攻下十多座城池,屠殺了數十萬百姓。陶謙便派助手糜竺,連夜趕往臨淄(今山東淄博市北臨淄鎮),請田楷、劉備出兵相救。

三讓徐州故事的主人公是誰
(三讓徐州連環畫圖:上圖左到右,張飛、劉備、關羽、陶謙)

  劉備是漢朝中山靖王劉勝的后代,字玄德,家住琢郡琢縣(今河北琢州市),從小失去父親,跟隨母親以織席賣履為生。他結交了不少朋友,其中以關羽、張飛最有名。以鎮壓黃巾起義有功,被任命為安喜縣(今河北定縣)尉(負責治安的縣級官員)。

  后來因鞭打督郵(督察所屬縣吏的郡級官員)而出走,又先后出任過下密(今山東金鄉縣)丞(一縣的副行政長官)、高唐(今山東禹城東南)令、平原令,又經過公孫攢的推薦,當上了平原相(相當于郡一級的最高行長官)。前不久,又受命于公孫攢,跟著田楷來到臨淄助政。他雖然步步遷升,但軍事力量十分薄弱,屬下僅有兵馬三千,將不過關羽、張飛。他看著別人東闖西蕩,稱王稱霸,又確實不大甘心。

  當糜竺請求劉備出兵時,劉備對曹操的所作所為早已不滿,雖然自己的兵力不足,但還是慷慨應允說:“曹操出師無名,天下共憤。我雖兵寡將微,愿助陶府君(漢代稱太守、刺史為府君)一臂之力。”

  糜竺大喜道:“陶府君常說將軍最重信義,能救人于燃眉。今日一見,果然如此。”

陶謙三讓徐州于劉備

  ufo110線索網據悉興平元年(194年),劉備跟隨糜竺,率領兵馬,來到徐州。這時曹操因為軍糧短缺,只好暫時退兵。陶謙打開城門,迎接劉備。陶謙見劉備儀表堂堂,德才兼備,一個念頭便油然而生。他請劉備坐在上座,自己入內捧出徐州牧官印,恭敬地走到劉備面前,說:“徐州,是四戰之地,必須德才兼備之人,才能勝任。老夫年過花甲,精力日衰,不堪當此重任,將軍請領徐州事務。”

  劉備立即站起,忙推讓道:“解人急難,扶危濟困,人之常情。今備來徐州,實出義憤,絕無占有之心。”

  陶謙誠懇地說:“將軍休提‘占有’二字,老夫知將軍本漢室皇族,居平原時,德高望重,就連一個刺客也被你降服,足見將軍深得民心。”陶謙所說刺客降服一事,發生在劉備任平原相時。當時恰逢災荒,世道混亂,民不聊生。劉備救濟饑民,和百姓同桌相坐,同鍋飲食,深得百姓稱道。

  可是有一專橫跋馗之人,名叫劉平,卻對劉備恨之入骨,收買了一名刺客去刺殺劉備。劉備不明來意,熱情款待這個刺客。刺客深受感動,當面向劉備交出匕首,坦白了自己的行刺意圖。今天,陶謙用此事說明劉備能擔當起徐州重任,可是劉備再三推讓,硬是不肯接受。陶謙無奈,只好暫時收回官印。

三讓徐州故事的主人公是誰
上圖為:陶謙臥床三讓徐州于劉備

  不久,曹操又圍攻徐州,因為呂布出兵襲擊充州,曹操怕呂布攻占自己的根據地,便急忙撤軍。陶謙見曹操雖已撤軍,但徐州還是處在朝不保夕的險地,決定再次把徐州托付給劉備。他對劉備說:“老夫年邁體弱,難保徐州一日安寧,劉將軍德高才廣,倘能統領徐州,吾愿足矣。”

  劉備還是不肯應允。陶謙見劉備態度堅決,失望地流著眼淚說:“劉將軍若是從此舍我而去,老夫死不膜目。”最后要求劉備暫助小沛(今江蘇沛縣),又給他四干人馬,以衛徐州。劉備便答應下來,進駐小沛。

  這年冬天,陶謙忽然派人去請劉備,說有要事相商。劉備趕到鄭城,才知陶謙病重,危在旦夕。他走近陶謙病榻,陶謙有氣無力地說:“請君前來,不為他一事,只因老夫病危,朝夕難保,現在徐州大印在此,請君統領此州,萬勿再辭。”

  劉備又推讓說:“自古子襲父職,陶府君尚有公子,可繼大業。”陶謙說:“雖有二子,均才能低下,不能當此重任,老夫死后,還望多多教導他們。”說罷便氣絕身亡。

  劉備協助糜竺安排陶謙喪事完畢,便返回小沛。糜竺率領徐州官員到小沛,堅請劉備管轄徐州。下邱(今江蘇那縣)相陳登、北海(今山東昌樂西南)相孔融等,都苦口婆心,誠懇相勸,劉備感到盛情難卻,便答應下來。立即將小沛兵馬調至鄭城,著手管理徐州軍政大事。糜竺歡喜異常,連日出傍安民,慶賀徐州有了新的州牧。

  從此,劉備正式稱雄一方,開始投入當時群雄角逐的斗爭旋渦。

三讓徐州故事視頻

贊助商廣告


最新評論